<ins id="lashx"></ins>

    <output id="lashx"><track id="lashx"></track></output>
    <ins id="lashx"><video id="lashx"><optgroup id="lashx"></optgroup></video></ins>
    1.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主管 《福建法治報》官方網站
       
      原創 | 法治福建 | 記者調查 | 時政 | 國內 | 普法課堂 | 法治時評 | 說法 | 求證 | 大案要案 | 權威發布 | 公安 | 檢察 | 法院 |

      清明時節祭父親

      2022-04-07 11:38:47 來源:福建法治報

      父親的遠行,在一個落葉飄零的秋日。

      時光在靜靜地流淌,季節在不停地變換。冬去春來,一轉眼,父親已離開我們差不多三十年了,我們對他老人家的思念不會因時光的流逝而流失。

      又是一年清明節,我們照例來到公墓,憑吊敬愛的父親。我站在父親的墓前,凝視著他老人家的遺像,父子間眼神的交流,仿佛就在昨天。我抬頭環視四周,只見漫山遍野的墳塋,鱗次櫛比,墓碑林立。憑吊的人們絡繹不絕。成千上萬條素潔的絲帶,宛如藏傳佛教的經幡,在濕冷的春風吹拂下,翩翩起舞,不知是增添了幾分肅穆還是幾分喧嘩?

      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天堂嗎?

      父親遠行了,沒有帶走一針一線,帶走的只有他老人家對我們6個兄弟姐妹的牽掛。從此,我們幽明永隔、天各一方!這世事滄桑、星移斗換、紅塵滾滾、人生幾何,在另一個世界的父親已永遠無法知曉了,我們再也無法知道父親的喜怒哀樂,再也無法聆聽父親的諄諄教誨。他的音容笑貌已成了我們永恒的記憶。

      我常想,一個人視力所及的距離有多遠?聽力所及的范圍有多大?人們也許會說,這是完全不值得深究的問題。果真如此嗎?我想眺望父親早已鴻飛冥冥的身影,我想傾聽他老人家充滿愛意的絮絮叨叨。然而陰陽分隔,我既不能上窮碧落,又無法下抵黃泉,只好把目光投向浩茫的蒼穹,投向那博大精深的星海深處,抱著不肯割舍的愿望,虔誠地祈禱——

      “愿慈父在天堂!”那里是善良者應有的歸宿,也正是無私者應得的報酬。

      父親一生最大的特點就是善良與無私。

      在我的記憶中,父親是一位非常善良的長輩。他老人家常常告誡我們:“要與人為善,做到人善我,我亦善人,人不善我,我則引之。”他常說,善意的表達有時只是一念之間的事,抓住了,會使人獲得一次小小的道德完善;失去了,也許會有一種人格缺憾的感覺。記得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,父親從福州回泉港探親,我們全家團聚。午飯時,一位老大爺敲門要飯,我卻以非常嫌棄的口氣令其走開時,不料遭到父親的嚴厲批評。父親給這位大爺盛上了滿滿的一大碗米飯,并夾了許多菜。事后,父親對我們說:“積善成德,神明自得,你小小的年紀,一定要記住勿以善小而不為之的古訓。”這件事對我心靈的震撼很大,使我在后來的人生道路上始終堅持有心為善、無心為惡。工作之余,做一個志愿者,盡量擠出時間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,永遠做一個心地善良的人。

      父親的善良,還在于他的無私。心中只有別人,唯獨沒有自己。不論是對同事還是對家人都是如此。在他生命垂危的日子里,依然想到的是別人。就在父親去世的前一天晚上,我守在父親的病榻旁,盡管父親已難以表達,但他多次示意我回石獅單位,明天還要上班,不要影響了辦案。這時,母親也對我說這兒沒事,有家人、親屬、朋友、醫生和護士呢。于是,我將信將疑地回了石獅檢察院。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鐘,家里就傳來了噩耗,我們親愛的父親與世長辭了。聽母親說,就在父親彌留之際,父親還用他那沙啞的喉嚨,吃力地念著我和妹妹等親人的名字。

      每每想到此,我不禁淚如泉涌。

      這就是我的父親。一位平凡而又偉大的父親!父親以他的善良、正直、無私和奉獻等高尚的品德,贏得了人們對他的尊敬。但愿宇宙深處真有一處天堂,慈父就住在那里,終有一天,我要穿越時空隧道去找尋他,我相信,我堅信,父親與我,必定還可以重逢。

      (莊華民 作者單位:石獅市人民檢察院)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欧美日韩精品久久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