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lashx"></ins>

    <output id="lashx"><track id="lashx"></track></output>
    <ins id="lashx"><video id="lashx"><optgroup id="lashx"></optgroup></video></ins>
    1.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主管 《福建法治報》官方網站
       
      原創 | 法治福建 | 記者調查 | 時政 | 國內 | 普法課堂 | 法治時評 | 說法 | 求證 | 大案要案 | 權威發布 | 公安 | 檢察 | 法院 |

      社會共治:讓流浪者回家的路不再遙遠

      2022-04-07 10:02:50 來源:福建法治報

      一個走失25年、有精神障礙的流浪“無名女”,因一起案件進入檢察環節后,她的命運發生逆轉,最終回到親人的懷抱——

      福建法治報—海峽法治在線4月7日訊 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誰的“無名女”,沒想到,會有一天能想起自己的名字;更沒想到,流浪25年已經被注銷戶口的自己,會有一天回到親人的懷抱;也難以想像,因為自己的遭遇會產生一項機制,由職能部門聯起手來保障流浪者的權益。

      給不幸“無名女”帶來幸運,讓流浪的人不論“浪”在鬧市、“落”在山區,都有人問有人管的背后,有著漳平市人民檢察院的身影,一種法治的力量在推動著:讓社會充滿愛,讓人民群眾感受到公平正義就在身邊。

      3月下旬,春暖花開的時節,檢察官向記者講述了辦理“無名女”案件的故事。

      啞巴報警:牽出一個不尋常的連環案

      2018年9月4日23時許,家住漳平市某山村的陳某(啞巴,聽力殘疾貳級,聽得懂別人說的話)撥通了當地派出所的電話,并請鄰居阿芬幫忙對民警說,他的老婆“無名女”被村里人阿才打了,地點就在家里。接警后,民警很快就趕到現場。

      陳某的“老婆”,是他一年前從公路邊帶回來的。2017年8月的一天,在鄉村的路上,一名蓬頭垢面、衣服襤褸的中年婦女,呆呆地來回走走停停。一直未婚的陳某看到她神情呆滯的樣子,就把她帶到家中吃住在一起。說是在一起過日子,可按照陳某的描述,“無名女”不會煮飯、不會洗衣、也不會說話,精神不正常,生活也不能自理,還跑出去撿垃圾吃。

      把“無名女”帶回家,陳某就把她當老婆了。兩人共同生活期間,“無名女”有時還會咬他、掐他、甚至打他,有時會亂叫、尿褲子,朝他吐口水。但陳某并不在意,他需要“無名女”給他生個孩子,為他傳宗接代。

      2018年9月4日22時許,村民阿才酒后來到陳某家里,看到陳某在院子里干活,就到房間里想和“無名女”發生性關系并付諸實施。阿才交代,此前曾搔擾過“無名女”,但并未遇到反抗。相關證據證實,當晚阿才因飲酒過多無法完成性行為,被陳某發現后才停下來。

      阿才與“無名女”在家里發生的一幕,陳某很是生氣,嘴里“啊啊”地叫著,一邊張開五個手指比劃,示意阿才給他500元,把“無名女”帶走。阿才掏出口袋說沒帶錢,去向鄰居借,也沒借到。不給錢,陳某就不讓走,兩人就此爭執起來,拉扯中,阿才推倒了圍墻邊的一根柱子,“無名女”的腳被壓傷。隨后,陳某撥通了報警電話。9月10日,阿才投案自首。

      原想讓警察來處理“無名女”腳受傷一事,隨著阿才的到案和偵查工作的展開,“無名女”被性侵案浮出了水面。陳某和阿芬未料到,自己就是案中人。

      檢察辦案:追訴犯罪合力救治無名女

      “無名女”是誰?啞巴比劃說“老婆”沒名字,鄰居們也不知道“無名女”叫啥。對警方詢問案情,她即刻點頭,又馬上搖頭,誰也聽不懂她“說”了什么。

      由于“無名女”無法用普通話、地方方言及肢體語言溝通交流,司法鑒定機構難以對她的精神狀況和性防衛能力作出判定。而“無名女”的個人身份信息,直到案件偵查終結時,仍未查清。

      2018年11月,阿才涉嫌強奸一案移送漳平市檢察院審查起訴。檢察官介紹,該案曾退回補充偵查,警方重新委托的司法鑒定機構,對“無名女”作出了“精神障礙”和無性防衛能力的評定。根據這一鑒定意見,結合其他關聯證據,該院發出《補充偵查決定書》《補充移送起訴通知書》,警方以阿芬和陳某涉嫌強奸罪先后將兩人追訴到案。

      證據表明,陳某擔心自己生的孩子也是啞巴,便以幫忙傳宗接代為由,先后兩次請求阿芬與“無名女”發生性關系,“借精生子”。阿芬覺得此事無人知曉,一口答應。而陳某明知“無名女”智力障礙、精神不正常,長期與“無名女”發生性關系,兩次教唆、幫助阿芬與“無名女”發生性關系,其行為已涉嫌強奸罪。2019年2月、4月、11月,漳平市檢察院先后對三名被告人提起公訴,對他們有法定減輕或從輕處罰的情節給予了確認,一審法院分別以強奸罪對阿才、阿芬、陳某判處二年六個月、三年五個月和三年有期徒刑。三人服從判決不上訴。

      “不知‘無名女’是誰?從哪里來?但她是中國公民,婦女的合法權益必須得到全面維護。”辦案過程中,漳平市檢察院始終關注“無名女”的就醫救治和保障問題。陳某到案后,該院主動協調相關事宜,職能部門全力支持:當地村委會、市民政局擔任“無名女”的監護人;2019年6月,由民政局先行墊付治療費用,當地派出所、鎮政府、救助管理站將“無名女”送往專門醫院治療,檢察官和民政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員定期到醫院了解醫治情況。該院時任檢察長魏勛民親自向市委政法委匯報案情,以最快的速度為“無名女”申請到了6.9萬元的司法救助金。

      欧美日韩精品久久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