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lashx"></ins>

    <output id="lashx"><track id="lashx"></track></output>
    <ins id="lashx"><video id="lashx"><optgroup id="lashx"></optgroup></video></ins>
    1.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主管 《福建法治報》官方網站
       
      原創 | 法治福建 | 記者調查 | 時政 | 國內 | 普法課堂 | 法治時評 | 說法 | 求證 | 大案要案 | 權威發布 | 公安 | 檢察 | 法院 |

      2022-03-28 11:37:58 來源:福建法治報

      人到四十,老木工作生活樣樣順遂,不料突然得了個怪病,癢。渾身上下癢,癢得人心里沒著沒落。一開始沒當回事,癢了就抓,結果越抓越癢,抓過的地方布滿血道子,都是指甲痕。

      老木的妻子見狀,勸他不要亂抓,還是去醫院看看。要在一開始,老木肯定對妻子的勸告嗤之以鼻,現在他不敢大意。誰知跑了幾家醫院,看了好幾個中醫西醫,竟然都看不出個所以然。藥倒是開了不少,但不見效。

      老木有點慌了,本以為是小事,現在看來并不小。久治不好,老木心里就有點煩躁,經常抓著撓著,就會氣急敗壞,嘴里喊著:“讓你癢!讓你癢!癢死我算了!”手下就越抓越重,像是皮膚下藏著一個看不見的敵人。老木的妻子看到了,驚呼一聲,跑過來打開他的手,看看抓過的地方,血淋淋的已開始潰瘍,就含著眼淚呵斥他:“跟誰賭氣呢!”

      每到這時,老木就想哭,有種想一死了之的感覺。

      因為癢,老木的工作、生活就都受了影響,在家里還好辦,癢了就抓撓,在外面就不敢這么放肆了。老木一般都強忍著,實在忍不住了,就躲起來找個沒人的地方,拼命抓撓一番。常去的地方是廁所,使人誤以為是前列腺出了問題。又經常在身上見到指甲痕,就被人笑話是不是嫂夫人的功勞。

      老木每次聽到這些話,都暗自嘆口氣, 心想要是前列腺出了問題也還好,至少還有得治,我這是連治都沒得治。

      妻子建議老木去北京、上海這些大城市看看,畢竟大城市的醫生見多識廣,醫術也高超,興許在他們眼里,老木這個病根本就不叫做病。

      老木覺得妻子說得有道理,其實他也早有此意,只是一直不好說出來,怕人家嫌他小題大作。再怎么說,不過就是個癢嘛。

      誰知北京、上海的醫生也不管用??赐曛?,該癢還是癢,甚至比去之前更癢了。復查了幾次,連那些見多識廣的醫生也手足無措了。

      老木這時徹底絕望了?,F在老木覺得這個癢就是個絕癥,也許只有像蛇那樣蛻層皮?

      常言說,天無絕人之路。老木的轉機發生在他從北京回來前的那天晚上。老木在旅店旁邊的一個小酒館借酒消愁,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治了,癢死就癢死算了。這時鄰座一個白發老人跟他搭上了話。

      “老弟是來北京看病的吧?”

    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    “我還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……”

      “什么病?”

      “癢病。”

      老木陡然一驚,眼睛不由瞪大了,正在暗地里抓癢的手也不由停住了。這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一種病就叫癢病。他本抱著警惕,但老人一五一十把他的癥狀都說了出來,說得他心里暗自激動。

      “您有辦法治嗎?”

      “辦法當然有,就看你舍不舍得花錢。”

      老木心里又是一動,不會是騙子吧?但嘴里仍問:“多少錢?”

      “你肯出多少錢?”

      老木心說只要能治好我的病,多少我都愿意出,嘴上卻說:“還是你出個價吧。”

      老人伸出一個手指:“一萬。”

      老木沒有還價,只問:“怎么保證你的藥有效?”

      老人說這好辦,先吃藥后付錢。說完給了老木一些藥丸,說是三個月的療程,三個月后的今天,如果有效就還在這個小酒館見。說完飄然離去。

      老木感覺像是在做夢,不知遇到的是神仙還是騙子?;氐郊腋拮诱f了,妻子也感覺很不靠譜,勸老木還是不要亂吃。老木想想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,遂不顧勸阻,仍然吃了。說來也怪,自從服了老人的藥,身上的癢確實慢慢消退了,一開始是沒那么癢了,后來癢的頻率也漸漸減少了,一個月后偶爾才會癢那么一次。老木很高興,但想想跟老人約定的那一萬元報酬,心情就又灰暗了下來。這些年,為了治病,老木花了不少錢,一萬塊錢現在對他來說不是個小數目。

      三個月期限將滿,老木的病徹底好了,再也不癢了。老木這些天一直處于焦慮之中,猶豫著是否踐約付錢。最后一天他終于找到了一個很好的理由說服了自己:萬一之后又復發了呢?到時找誰去要錢?

      老木到底沒去北京。他心里忐忑了一陣之后也就把心放下了,老木又變回了之前的老木,直到有一天身上又開始發癢。

      老木這次癢的比之前更嚴重。

      身邊的人都知道了老木的故事,是老木告訴他們的,老木恨恨地說:我就知道肯定還會復發。聽故事的人也說:聽著就像個騙子,那樣的人你也敢信!

      老木沒有把故事的全部告訴他們,他省略掉了自己沒有踐約付錢的事。他覺得這點并不重要。但有時他又不由想到,假如自己付錢了呢?我是說,他暗自強調,假如付了呢?

      (張遂濤 作者單位:廈門市公安局)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欧美日韩精品久久久久